广东昆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品鉴“九转大肠”真的能吃到屎吗?

发布日期:2023-10-12 07:13    点击次数:167

事情是这样的。

大年初三,我一家子人跑舅舅家吃饭,舅舅素来爱下厨,做了一桌好菜款待我们。

就在我们坐好等待的时候,舅舅满脸自豪地端上了今晚的压轴菜,据说是他从——红烧酸菜猪大肠。

但是朋友们,那会儿正是B站上玩“顶级厨师九转大肠”的梗玩得最凶的时候,新年伊始我们就领悟了一种表达“想杀人”的情绪的最佳方式。

你就说我坐在那怎么动筷子吧。

而舅舅,我那贴心的舅舅,也终于看出了我的犹豫,抄起筷子往我碗里来了两块滚烫的肥肠,一边催促我尝试一下,一边吹嘘着他是如何从外婆那软磨硬泡学来了秘方。

“其实秘方就是洗的时候多留一点大肠的原味,大肠就要有大肠的味!”

我在那嚼着肥肠,两眼一黑。

其实整件事情最让我感到好笑的,还是这个“保留了原味的大肠真的带馅儿吗?”的疑问,在这场玩梗的狂欢里几乎没有被容下,就被大家抛之脑后了。

究其原因,还是这档《顶级厨师》的选手、评委、剪辑师共同构筑了一出严丝合缝的好戏。

这档10年前在东方卫视播出的《顶级厨师》,引进了嘴臭厨神戈登·拉姆齐领衔评委的《Master Chef》节目模式,在节目的压力测试环节,选手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指定菜品。

外号小胖的选手俞涛,在节目中被分配到制作九转大肠的压力赛环节。

需要说明的是,选手进压力赛一般说明他们在本轮的个人赛里表现不好,而小胖在这期节目的个人赛的料理是——

而再往前,小胖还做过一道“西瓜枸杞瘦肉汤”,一如这道菜品的名字,就是用西瓜和瘦肉等食材乱炖,最后用西瓜皮盛汤的料理。

这道菜一出,三位评委立刻对17岁的小胖进行了批判,认为他瞎做乱炖是态度不端正,而在后续节目的龙虾料理中,小胖也被评委李宗盛刁难,认为他丢弃虾头是在浪费食材。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认为,小胖前面的比赛打得相当煎熬,压力很大,所以你如果把接下来的九转大肠压力赛看作是小胖对三位评委的报复,我认为逻辑上也是自洽的。

就跟你白金排位赛连跪后去匹配打滋崩恶心人的心态差不多

同组一共三人,小胖第二个试吃,在他之前的厨师餐品在经过评委试吃后,被认为下料过重,让大肠丢失了原本的味道。

看到这我们基本可以确定小胖稳赢了,因为在整个烹饪过程中,小胖一直在强调“需要有大肠的原味”,评委们也在烹饪过程中反复跟小胖强调去腥的问题,小胖骄傲地表示自己在清洗过程中,故意保留了一部分大肠的本味。

既然前面一位调味过重被给了差评,那故意留味的小胖不就是稳赢?

于是,三位评委和小胖的博弈开始了。

歌手出身、一直被质疑当评委的专业性的李宗盛,赛前表示自己更关注选手们做菜的“情怀”,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在吃下这道九转大肠后,表演了痛苦面具。

这背后的情怀我认为应该叫“复仇”

主持人出身的评委曹可凡和小胖的博弈最为激烈,大概是已经闻到了味道不对,也许是看到了李宗盛走回评委席时的痛苦表情,曹可凡先是试探性地问了小胖有没有尝过,想向小胖确认一下,到底有没有去腥。

而小胖,扬起了他高傲的头颅,自信地表示自己有意没把味道清干净,他义无反顾,就是故意的!

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们也知道了。

而唯一一个厨师出身的评委刘一帆,在将大肠吞咽下去后,给足了对选手的尊重,秉持着自己也是吃过见过的20年厨师生涯,选择了——面无表情(或者说装杯)。

一套组合拳下来小胖当然是毫无疑问地被淘汰了,但他在最后离开赛场时,还是大呼自己“这趟来,值了!”,振臂高呼的样子仿佛《角斗士》里的罗素克劳,他的复仇已经完成了,他让三个不理解他创意和才华的评委吃下了shit!

以上,一出好戏就算是落幕了,试想一下,但凡没有小胖前期的插旗铺垫,没有小胖此前恐怖的出品,没有曹可凡评委咬牙切齿的表情,没有三位评委“三不猴”一般的反应,但凡缺失了其中一环,这节目都不能这么好笑。

但是如果整件事情真的是“综艺味屎”,似乎又说不过去。

《礼记·少仪》里写“君子不食圂腴。”“圂”指猪狗等动物,“腴”则是猪狗的肠,从字面来讲,“腴”意为肥腻,“圂腴”指的就是猪狗内脏特别肥腻的部分,基本可以约等于大肠,这里说君子不食圂腴,是说猪的腹部(或者说肠道部分)与人相似,迂曲且承载粪秽,君子不宜吃。

也有说最早开始吃猪大肠是在唐代,不过这都不重要,总之我们和这玩意儿打交道很久了

反推来说,中国人对猪大肠的好奇大概在汉代就有了,延续至今,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大肠的处理已经经历了历史迭代,从屠宰场的第一轮清洗加工,到菜市场商贩的第二道加工,再到买回家后的反复搓洗,吃到“带馅肥肠”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更别说如今各地对大肠去味方式的五花八门,所谓去味,去除的是大肠外壁油脂带来的脏器腥味,搓洗干净是基本,加面粉、碱、醋、盐、酒,等等等等,都是各地不同的去腥办法。

而小胖的操作问题在哪呢,我特意找原片来看,他在抹了一遍淀粉和盐后就直接选择下锅焯水,之后又把焯过的水拿来做酱汁,确保不丢失“原味”。

所以还是小胖自己的操作问题,至于吃到“馅”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就咱们中国人吃猪大肠悠久的历史来说,也是不合理的。

但就算我这么跟你说,你是不是还是觉得“极限一换三味屎”更有乐子一些呢?

这可能才是现在各种花式二创和鬼畜频频出现的真正原因,不管我们处在怎样的一个文明社会,不管我们的祖辈已经传授了多少种处理猪大肠的方法,曹可凡在2012年的那个下午,在那间搭建于上海世博园非洲联合馆的录影棚里,最好是真的吃到了屎。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触发我们对粪秽的集体恐惧和厌恶反应。

如此一来我们才能更好地找乐子。

后面的剧情其实大家都能预料到,小胖俞涛出来直播回应了,粉丝量也涨了,还给自己的粉丝团取名“肠粉”,如今他已经是个厨师学校的老师,后面准备在平台上发布更多的美食分享视频。

其实不管是汉化后的《顶级厨师》,还是原版的《Master Chef》,都有不少的抽象情节,比如在海选里戴面具唱阴间调的,骑马来的(这个不管是原版还是汉化版都有),跳舞的,做菜前必须做法的,一切能够吸引眼球的情节,应有尽有。

《Master Chef》里还有选手做菜加了自己的母乳的,让戈登当场呕吐

我看了几乎全部季数的《Master Chef》,从Drama撕逼,到做菜做到晕倒,到节目组故意剧情杀,基本上所有有综艺效果的情节,《Master Chef》都用上了。

但真正让我记住的,还是节目里那些真正具备实力的、怀才不遇的、不被家庭理解的、被生活捆住的、不够自信的业余厨师们,在大展身手后离开了综艺,也还是出色的厨师,还有很多人好奇他们后来的厨师生涯。

《顶级厨师》也一样,节目效果塞得再多,像俞涛这样的普通人在离开节目之后,也还是在厨师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所以你可以理解成,原味九转大肠的梗,让一个11年前的美食综艺,在11年后又有了些回响,如此一来,似乎比起单纯的玩梗,整件事儿又更有意义了一些也说不定。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